对医疗IPO企业行贿风险严监管 上交所提出四大关注要点
2023-08-01 18:06 文章来自:证券时报 收藏(0) 阅读(2022) 评论(0)
券中社记者从投行人士处获悉最新一期《上交所发行上市审核动态》,近期上交所围绕“医疗IPO企业开展销售推广活动”向中介机构提出四大关注要点,一是各类推广活动开展的合法合规性;二是各类推广活动所涉各项费用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三是各类推广活动相关内控制度的有效性;四是经销商、推广服务商同发行人及其关联方的关联关系及交易公允性。

  上交所表示,医疗企业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往往较高,销售推广活动的真实性、合规性颇受市场关注,销售推广费往往存在名目复杂、类别多样、可能用于隐性支出等问题,一直是审核关注的重点。

  就在7月28日,纪检监察机关配合开展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集中整治医药领域腐败问题是推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净化医药行业生态、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必然要求。

  相关报道

  医药反腐“风再起” 医药股大跌背后:销售费用率微降、商业贿赂却有了新“外衣”

  7月31日,多只医药股开盘下跌并持续跳水。截至收盘,恒瑞医药(SH600276,股价44.58元,市值2844亿元)、首药控股(SH688197,股价49.22元,市值73亿元)等个股跌超9%。而刚刚公告实控人涉嫌职务犯罪的赛伦生物盘中一度跌超16%,截至收盘,下跌11.53%至19.18元/股。

  市场认为,医药板块大跌与上周五(7月28日)举行的医药领域反腐会议有关。该会议指出,加大执纪执法力度,紧盯领导干部和关键岗位人员,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集中力量查处一批医药领域腐败案件。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10部门联合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开展为期1年的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不到一周时间内,监管部门两次发出医疗反腐的强信号。

  企业层面,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已经有卫宁健康(SZ300253,股价7.65元,市值164亿元)、赛伦生物等上市公司披露高管、实控人被查公告。

  更值得关注的是,如今一些医疗领域的商业贿赂等行为已被披上“合法外衣”。

  两次发布医疗反腐“信号” 医药龙头股应声大跌

  医疗领域的反腐正在形成一场席卷产、学、研各界的风暴。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7月28日,纪检监察机关配合开展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在北京召开。

  会议指出,集中整治医药领域腐败问题是推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净化医药行业生态、维护群众切身利益的必然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深入开展医药行业全领域、全链条、全覆盖的系统治理。

  会议还提到,加大执纪执法力度,紧盯领导干部和关键岗位人员,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集中力量查处一批医药领域腐败案件,形成声势震慑。

  在稍早前的7月21日,国家卫健委官网报道,国家卫生健康委会同教育部、公安部、审计署、国务院国资委、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国家中医药局、国家疾控局、国家药监局联合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开展为期1年的全国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

  会议强调,医药领域腐败问题直接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要以“零容忍”态度坚决惩处腐败,大力营造风清气朗的医药领域发展环境。

  短时间内两次信号发出,医疗反腐的力度及决心不言而喻。

  7月31日开盘后,多只医药股开盘下跌并持续跳水。截至收盘时,恒瑞医药、首药控股、九典制药(SZ300705,股价22.92元,市值79亿元)、益方生物(SH688382,股价14.14元,市值81.31亿元)等下跌超9%,万泰生物(SH603392,股价69.25元,市值878亿元)、人福医药(SH600079,股价22.61元,市值369亿元)等跌超7%,华东医药(SZ000963,股价43.43元,市值762亿元)、科伦药业(SZ002422,股价27.62元,市值407亿元)等跌超3%……而此前公告实控人涉嫌职务犯罪的赛伦生物(SH688163,股价19.18元,市值21亿元)收盘时下跌11.53%。

  跟踪中证创新药产业指数的相关ETF普跌逾2%。中证创新药产业指数从沪深市场主营业务涉及创新药研发的上市公司证券中,选取不超过50只最具代表性上市公司证券作为指数样本,以反映沪深市场创新药产业上市公司证券的整体表现,目前有7只ETF跟踪该指数。

  奶酪基金投资经理胡坤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在执纪执法力度边际加强的背景下,市场对医药以及医疗器械等行业的招标以及入院等情况有所担忧,从而导致医药板块出现波动。

  他认为,短期来看,目前政策以及监管背景对部分公司及产品短期或造成潜在的负面影响,情绪或有所持续,对医药板块形成压制。未来,合规性更强的相关药企以及医疗设备器械企业将有望具备相对更高的业绩确定性。

  多家上市药企高管被查 医疗反腐“烧”到产业界

  一位三甲医院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际上,医疗反腐并不是今年才兴起,“医疗机构的反腐已经持续至少三年了”。

  该人士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了大型医院巡查,是指2019年国家卫健委方面曾发布《大型医院巡查工作方案(2019—2022年度)的通知》,表示要开展一轮大型医院巡查,自2019年11月启动,于2022年6月底前完成。

  方案指出,本次巡查范围原则上为二级以上公立医院,主要是查腐败、查价格、查提成、查医改、查财务等。其中,与医药企业、医药代表有直接关系的巡查内容为“重点巡查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落实情况”。

  上述受访人士表示,大型医院巡查工作等医疗领域反腐行动进行以来,带金销售、医疗回扣等情况已经有了大幅好转,“医院会不定期开会展开检查与自我检查。很多医药代表都转行了,医院里基本上很难看到医药代表”。

  如今看来,医疗领域反腐显然没有随着前述巡查工作方案到期而结束。据行业媒体赛柏蓝不完全统计,今年来,全国已有至少155位医院院长、医院书记被查,数量已超过去年全年的两倍。

  而从部分医药上市公司的近期公告以及医药板块的股价反应来看,反腐的火焰也“烧”到了企业身上。

  7月,卫宁健康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炜因涉嫌行贿罪被立案调查及实施留置;赛伦生物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范志和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实施留置并立案调查。

  除了有上市公司高管因违法违纪问题被查,不少拟上市医药企业也因销售费用问题倒在了IPO路上。以7月被终止审核的汉王药业为例,2020年至2022年,汉王药业销售费用均接近3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近4成。在这之中市场开发费用又占据大头,其中,推广会议费占了8成,主要针对医疗机构人员、药店工作人员、医院科室人员等。

  另一拟上市企业长风药业甚至直接列出了“医院拜访”费用,2021年和2022年,该费用分别为16.6万元和2385.76万元,可以看到,该费用在2022年陡然增长了约143倍。截至7月28日,公司尚处于一轮问询阶段,尚未披露回复材料。

  31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家股价反应明显的医药上市公司,多家公司表示,生产经营正常,并强调自身都是合法合规经营。

  其中,恒瑞医药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股价波动受到多种因素影响,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迪哲医药方面则表示,“今天市场上的创新药(概念股)都受到了影响,公司基本面一切正常,都是合规经营”。

  九典制药相关人士则在电话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目前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公司没办法去左右和预判股价变化。惠泰医疗方面也表示,公司经营正常。

  一名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还无法评估反腐的具体影响,从今天的市场行情来看,情绪是主导因素。

  前述三甲医院人士则表示,医疗领域有大量腐败案件都是由供述牵扯出。“被查的医疗机构、医生群体与医药代表、公司是互相知情的关系,一旦一方被查,供述出相关方是大概率事件”。

  行业销售费用率有所降低 商业贿赂行为却在变化升级

  近年来,无论是持续的医疗反腐还是集中带量采购等政策落地,都在竭力挤出各个医疗环节中的水分与灰色利益。

  在此背景下,从上市公司的表现来看,不少企业销售费用额和占比出现双降——其中最受集采政策影响的化学制剂及其上游化学原料药表现更为明显。

  根据赛柏蓝数据,A股353家医药行业企业2019年-2022年营业收入和销售费用情况如下:总体来看,营业收入年均增幅接近10%,但销售费用年均增速仅为1.33%;同时,从销售费用占比变化趋势来看,同口径可比的销售费用占比由2019年的24.79%下滑至2022年的19.48%,年均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其中,化学制剂销售费用下降最为明显,年均下降幅度接近5.5%。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22年年报数据,销售费用占比排名前十位的企业中,销售费用占比均在50%以上,其中有5家药企的销售费用占比超过60%。其中销售费用最低的一家也超过了20亿元。

  监管部门发现,医疗领域的商业贿赂等行为依然存在,有些甚至更换了更为隐蔽、复杂的手段,为其贿赂行为披上“合法外衣”。今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深度关注|严查医疗领域隐蔽利益输送》一文。

  文章指出,有的企业以赞助科研经费、学术会议费等名义,进行不法利益输送;有的在医药购销环节给付医院工作人员回扣;有的通过生产环节虚抬药品价格、流通环节虚假交易等方式套取资金进行贿赂。“定制式”招投标、“规避式”委托采购、“供股式”入股分红、“福利式”研讨培训……医疗领域风腐问题不断隐形变异、迭代升级。

  以通过生产环节虚抬药品价格这一形式为例,去年8月,国家医疗保障局网站发布《关于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有关情况的通报》。《通报》显示,2017年至2021年5月,白云山旗下3家企业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与下游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

  有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实施集采后仿制药的利润空间已经大幅降低,药占比也限制了医生开高价药等行为。耗材、器械、基建成为医疗腐败的“高发区”。设备科、信息科也会跟临床科室一起列入“反腐范围”。

  森瑞投资董事长林存则表示,反腐是为了斩断腐败利益链,但实质上不影响医疗需求,长期来看不构成对合法合规经营的上市公司的影响。“此前医药股出现率先反弹,今天受反腐事件影响部分个股下跌,但预计只是短期内的震荡。好的上市公司仍然会逐步分化独立发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