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不再妖魔化,BAT一石二鸟
2020-01-13 19:20 文章来自:北京商报 收藏(0) 阅读(759) 评论(0)

继腾讯、蚂蚁区块链之后,百度超级链1月初也启动了区块链网络商业化,在发币类区块链应用炒作熄火的背景下,BAT对区块链基础设施的重视潜滋暗长:它们有意跳出“区块链即发币”的刻板印象,在政务、供应链、票据等场景做技术化定制。不过,哪些场景是刚需,哪些“为了上链而上链”还有待探讨。而站在商业角度,借助区块链拉动云计算、AI、物联网等业务,是BAT一致的小心思。

瞄准基础设施

公测“开放网络”是百度超级链2020年对外公开的第一个消息。当天,国家信息中心牵头,中国移动、中国银联等联合发起的“区块链服务网络”也宣布将于4月商用。算上已经公测的蚂蚁区块链联盟链和商用一年多的腾讯云TBaaS平台,头部企业对区块链基础设施的重视不约而同。

尽管具体业务的叫法不同,“开放网络”“区块链服务网络”以及BaaS(后端即服务,即为应用开发提供后台的云服务)式的联盟链的功能基本一致。

BAT区块链相关人士均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自己的业务都能为用户提供区块链应用快速部署和运行的环境,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

不过,广义上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的范畴很大。北京计算机学会数字经济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娟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区块链底层平台属于技术基础,智能合约平台以太坊、企业推出的BaaS平台等都算基础设施”。

这些基础设施都是为了产业各方在区块链技术落地的时候免去建设基础设施,通过开发专项应用即可部署服务,降低了企业的区块链使用成本。

相比之下,区块链开放网络的重要性和优势在于傻瓜化。理论上来说,产业方利用已开源的底层技术或通过BaaS平台也可以自己搭建区块链,而且百度超级链、蚂蚁区块链均已对外开源了底层技术。

但百度超级链相关人士表示,区块链研发成本高、进入门槛高、资源投入大,即使有了底层技术,大部分企业和个人仍然没有能力顺利搭建自己的联盟链、私有链。

降低了上链门槛也并不代表万事大吉,在王娟看来,“区块链技术并不深奥,重要的是链上有谁,如果加入别人的链,能和链上的企业或机构做成什么事”,这就需要有更多的节点,有更多的用户。

在节点数量上,百度超级链“开放网络”接入了清华大学和爱奇艺等7个节点,蚂蚁区块链和腾讯云方面并未透露联盟链具体的节点数量。

由于牵涉到合作伙伴,且整个行业尚处在早期,BAT想要快速增加区块链节点并非易事,但是用低价吸引区块链用户,是互联网企业的常用策略。宣布公测时,百度超级链喊出了“1元即可使用区块链服务”的口号,蚂蚁开放联盟则制定了前90天免费的优惠。

跳出争议场景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特邀研究员刘峰对区块链价格战不觉意外,他认为在初期,尤其是toB的区块链服务网络更容易产生价格战,“表面上看是价格战,但更多是因技术更新换代给成本带来极大缩减后,推出的产品战略部署,价格只是一个呈现的维度。可以说到最后基础服务设施的成本会降低到一个人人都能接受的程度,那时候区块链技术才会真正深度融合到现有的产业场景中”。

区块链场景落地是从业者的目标,但不是每个场景都适用。

由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特点,金融成为区块链的天然应用场景。在阿里和京东的组织架构上,区块链与金融的关系也十分密切,如蚂蚁区块链隶属于蚂蚁金服、京东区块链隶属于前身为京东金融的京东数科,这种深度绑定让不少人认为,区块链即金融解决方案。

蚂蚁区块链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强调,“蚂蚁区块链不单在金融领域有应用,也在发力产业侧。2020年,我们将继续推动仓单和大宗商品协作网络、数字物流、跨界供应链等场景的规模化落地。目前,蚂蚁区块链已经解决了包括跨境汇款、供应链金融、司法存证、电子票据等40多个场景的信任问题,月均增加2个”。

百度超级链则为医疗、司法、版权、广告、金融、溯源等十多个领域提供解决方案。腾讯云TBaaS的行业应用落地在保险直赔、资金结算、电子票据、供应链金融、智慧医疗和公益慈善等。

相比于抽象的技术,互联网企业也更喜欢向用户“安利”各种区块链场景化应用,尤其是蚂蚁区块链和腾讯区块链,在两者的微信公众号上,大部分内容是有关场景落地的具体案例。

但王娟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分布式数据问题都需要一个区块链解决方案关系数据库。企业信息系统和目前的一些技术,其实已经解决了很多被称为‘可区块链的’问题。区块链是数据库技术,适用于别人需要看到其他人数据的情形,出于不信任、防篡改、时间戳等各种需求”。

拉动关联业务

市场需要时间验证区块链场景的真伪,但区块链场景的扩展、用户规模的增长,对关联业务的拉动是同步的。

“区块链是一个需要和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合作使用的技术。目前互联网企业的云计算业务比较成熟,大家都想让云计算搭上区块链的顺风车推广开,因为真正大规模的区块链网络测试才刚刚开始”,王娟判断。

这种密切联系体现在,腾讯云区块链服务平台TBaaS由腾讯云旗下金融云团队打造。腾讯云相关人士还以腾讯区块链大宗商品区块链仓单登记系统为例,介绍了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物联网业务的协同。上述登记系统主要由仓单登记主系统、仓储智能及电子仓单子系统和物联子系统构成,需要基于物联网设备、人工智能解析、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等技术。

百度超级链相关人士表示,“在区块链的加持下,百度的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将突破单个技术的瓶颈,发挥更大的作用”。用王娟的话说,“百度需要一个发力点”。

以云计算为例,百度是BAT中最晚云计算商用的,比腾讯云晚了两年,比阿里云晚了六年,百度云计算营收也有不小的差距。

2019年三季度阿里云营收92.9亿元,腾讯云47亿元。而百度仅披露了2019年一、二季度的云计算营收,分别是13亿元和16亿元,并未在2019年三季度公布云计算营收。按照目前的差距,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百度云计算在短期内追赶阿里和腾讯的难度不小。

正是因为尚有差距,百度超级链希望由技术手段来弥补。比如百度超级链可直接向用户提供开放网络,而非蚂蚁区块链和腾讯区块链的BaaS形式。

这种更傻瓜的形式,“目的是希望吸引更多的用户,是企业真正想做区块链的表现”,王娟说。

占得先机的蚂蚁区块链则更加开放,相关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蚂蚁区块链诞生在云上,与阿里云天然协同,也正在与更多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未来开放生态”。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