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被申请冻结2390万,股价再遭破发,乐华娱乐怎么了?
2023-05-27 12:04 文章来自: 格隆汇  小勾 收藏(0) 阅读(1512) 评论(0)

近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浙江华朗亿星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请求冻结西藏乐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2390万元。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表示,浙江华朗亿星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准许。冻结被申请人西藏乐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2390万元;如存款不足,则查封或扣押与不足额部分同等价值的财产。

据天眼查,西藏乐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杜华,其中西藏乐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乐华娱乐全资子公司。

或受此消息影响,乐华娱乐的股价5月22日开盘后很快出现震荡走低,最终收跌3.72%,再度跌破上市发售价。

尽管目前公司市值不到34亿港元,最新动态市盈率低至1.76倍,但似乎并没有得到市场投资者的认可。

这背后,或许是与市场投资者对公司的未来发展担忧有关。

子公司陷入存款被冻结的事件,业绩明显下滑,只是目前乐华娱乐要面临诸多发展挑战的反映。

1股价遭破发的背后

凭借其在中国艺人管理公司之中市场份额的名头,旗下拥有“王一博”和“韩庚”等知名娱乐艺人,以及不小业务规模等条件加持下,乐华娱乐(2306.HK)于今年1月19日在港股上市当天大涨47.79%,股价最高一度涨到6.48港元,市值超过55亿港元。

但却不想迎来的却是“上市即”行情,股价随后很快掉头下行并跌破上市价。尽管后来伴随港股大市的回暖再度反弹,但几经反弹后还是未能摆脱“地心引力”,如今股价再次跌破发行价,再度向下寻底。

股价遭破发的背后,是公司的业务和业绩在这两年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下滑。

2022年度,乐华娱乐的经营业绩突然失速,营收9.80亿元,同比下降24.04%,年内经调整净利润2.67亿元,同比下降32.4%。

业绩下滑的直接原因,是公司营收占比接近9成的艺人管理业务收入出现了骤降,当年这部分营收8.52亿元,比上年度的11.75亿元下降了27.5%。

乐华娱乐在2022年财报中表示,主要由于疫情影响导致艺人管理业务产生收入的业务活动数目有所减少。

但实际上,这背后或还远不仅是疫情影响那么简单。

从底层逻辑来看,是公司深度绑定艺人的商业模式遭受了两大方面的问题。

一方面是公司内部,长期过度依赖头部艺人,导致“成也萧何败萧何”的发展困境。

据招股书,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9月,乐华娱乐旗下前十名艺人应占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74.8%、83.0%、85.6%及87.2%,其中艺人应占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16.8%、36.7%、49.5%及58.8%

这些数据也就是说,到了后期公司竟然有近6成的收入是落在了仅一个艺人身上。

这种风险,无疑的非常大的。

过度押注极少部分艺人,先不说艺人毕竟时间和精力有限,业务产出很容易出现天花板,最让人担忧的是一旦该艺人出现什么变故导致业务不能进行,那么将极大影响公司的业绩。

这种事情,在过去几年的中国娱乐圈,遭遇覆灭式翻车的案例并不少见,出现风险的概率并不算小。

即使是艺人在合作期内出现问题,那么也可能面临成名艺人在合约到期后选择离开,自立门户。

比如公司旗下的成名艺人范丞丞就是在合同期后选择不续,成立独立工作室的。

这对于公司来说,无疑是非常巨大的损失,一来头部艺人流失可能导致一些业务“青黄不接”,二来如果头部艺人自立门户,还很可能会因此带走存量的客户订单。毕竟客户在意的是只是艺人的个人影响力,而不是其背后的运营团队是谁。

培养一个足够出圈的成名艺人很不容易,成本很大,且成功几率很小,甚至培养起来还要提防艺人离开。

在与成名艺人的合作方面,公司有时候并不总是占据话语权的一方,利益博弈一不小心处理不当,就会出大问题,这是艺人管理行业普遍存在的难题。

曾经的超级网红李子柒事件,便最显著的例证。

另一方面,则是更加严峻的行业监管问题。

近几年,在陆续爆出各自违法违规事件,以及娱乐圈越来越多知名艺人爆出违法或道德问题后,行业也随之迎来较强的政策监管。

2021年9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明确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坚决抵制不良‘饭圈’文化”。

其他后续的政策还包括:限制娱乐明星片酬、整顿综艺节目内容、限制超长综艺节目、加强对选秀节目管理等等严格措施。

由此,综艺节目以及背后的艺人偶像养成类产业链的发展空间受到很大压制,多个影视平台的偶像养成类节目一夜之间被下降关停。

事实上,在选秀综艺节目大量消失后,很多国内的训练生企业也从“一夜爆红”转为“一夜消失”。

可想而知,作为以“艺人管理”为主营的乐华娱乐,其训练生计划和艺人变现业务也将会受到多大的冲击。

为了应对行业巨变,乐华娱乐试图转战韩国,通过乐华韩国培养训练生在海外市场参与偶像养成类节目选秀,同时也计划在东南亚、日本及美国等其他全球市场寻求业务机遇。

但海外的经济环境和娱乐行业同样也面临各种新的问题,尽管其在韩国的布局确实取得了一些不错的表现,但直到目前,乐华娱乐的这个战略还并没有看到令市场振奋的成绩。

2第二增长曲线在哪?

来自政策监管的压制很可能是长期性的,国内的艺人管理这赛道,已经不在向以前那么性感。

据报道,音乐IP制作及运营业务是乐华娱乐2022年度实现增长的业务。2022年累计发行16首数字单曲和13张数字专辑,产生收入9860万元,同比增加26.8%。

但这点收入相对公司的规模来说,还只是杯水车薪,占比太小,难以承受重任。

乐华娱乐需要寻找它的新发展着力点,去打造新的增长曲线。

但这并非易事。

艺人经纪的商业模式走出去寻求新机遇外不失为一个方向,但每到一处,都要面对不同的本地人文、政策监管、娱乐行业圈子文化和规则等要熟知,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些方面的复杂程度绝不是国内所比拟的。而且同样也难以避免与培养起来的成名艺人利益博弈难题。

摆脱对头部艺人高依赖,也就是“去王一博化”,是乐华娱乐的关键任务之一,对应的方式是扩展多元化的业务。

比如尝试直播电商。

事实上,乐华娱乐的创始人杜华也确实在尝试切入这个新赛道。比如与李佳琦关联公司美腕成立合资公司,做客抖音头部主播“疯狂小杨哥”直播间,开始打造自己的IP。

继去年推出个人面膜品牌DR.JE后,今年3月,杜华开始在抖音进行真正意义的带货首秀,连线旗下艺人引流,据报道,销售额达到500万元-750万元。

直播电商,是流量明星艺人变现的也是爆发力最强的舞台,一旦旗下有艺人成功出圈,成为带货大V,产生的效益是难以估量的。

再加上公司本身在艺人培养上的优势经验,只要在与艺人利益分成上做好管理,这条路大概率能行得通。

而且,直播带货在行业监管上不会遭受如娱乐行业那么多的潜在风险。

当然了,直播带货只是一个新路径,但绝不会是坦途,毕竟这个领域同样也是同行竞争越来越激烈,超级主播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乐华娱乐想要争取足够的C端用户关注和打造自身的B端体系,都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以及很多不确定性风险要面对。

但新的出发已经无可避免,市场也还在焦虑观望它的动向,它只有努力走下去。

3小结

总的来说,对企业来说,上市称得上是一个天大的红利,有人把它当做企业的终点和归宿,做一下市值管理,再套现一波完成体面离场。也有人是奔着这个天大的红利,利用更好的融资赋能去把公司做大做强,迈向下一个更高的里程碑。

所以乐华娱乐能成功上市,已经比很多还在到处苦苦寻找融资发展的企业幸运了太多。

从乐华娱乐公司目前所掌握的业务基础和资源来看,尽管目前在面临诸多的挑战,但发展潜力还是在的,只要管理层能掌好舵,真心实意把企业好好经营下去,未尝不能继续创出新天地。

希望它能早点交出一份能挽回投资者信心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