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山之歌》:真实生活打底,致敬时代变局下的“三工”真情
2022-08-29 17:34 文章来自:IFTNews 收藏(0) 阅读(2100) 评论(0)

三人两字一条心,书法“争峰”的背后,凝结着上一代重工人誓为中国机械工程争夺话语权的一腔勇毅。坚守主业、自主研发、国际竞争……身处行业低谷,在深化改革的浪潮中,这一代重工人需要搏击的风浪又何止这些。

创业就是一代接着一代干。CCTV-1《麓山之歌》正在展开的,便是中国装备制造业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困境突围、勇攀行业顶峰的创业史,也是一代代中国重工人在党的领导下怀着赤诚初心、驰而不息的奋斗史。


《麓山之歌》由毛卫宁任总导演,王成刚编剧,张彤导演,杨烁、侯勇、焦俊艳、颖儿、夏德俊、田小洁、刘威等主演。如今播出近半,一幅当代大国重工的画卷在荧屏铺就:经由对工人、企业家、领导者的三层叙事,故事垒筑起一个时代的横截面。其中,有锐意进取的改革者,也有稳中求进的观望者、保守者;有人理想飞扬,也有人欲望扩张。创作者还将镜头拉远,从重工行业逐渐探入更广阔的现实生活,由此研磨出了一卷氤氲着烟火气的“生活启示录”,为原本粗粝的冷调工业题材平添几分动人的暖意。

正是以真实的生活为底色,《麓山之歌》成功还原、致敬了时代变局下工业、工厂、工人“三工”的真情——当个人梦想与时代风云热烈激荡,人物成长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他们在竞争中逐渐懂得坚守的意义、传承的价值、劳动者的力量。


打开多层次视角,读懂“三工”的改革演进

电视剧从工程机械的行业凛冬讲起,从一场不得不深入推进的改革讲起。

2016年,有着超过70年历史的龙头国企麓山重工已连年亏损,面临被退市风险。改革,已是箭在弦上。董事长方锐舟决意推行“重工换金融”重组计划,为企业“续命”,但另一位企业管理者明德江似有不同见解。事实上,工人、科研人员、企业家甚至领导者,面对改革的不同选项,各有思量。《麓山之歌》跟随人的命运,打开多层次视角,从工人、科研人员、企业家、领导者的关切与权衡中,将改革背后的抉择、改革需要经历的急浪险滩,为观众和盘托出。


企业即将转换金融赛道的消息传来。工人群体中有人期待,盼着置换后的金融资产能换来好效益,连带着手里的股票可以增值;也有如金燕子、宋春霞、马大庆等新老工匠满心不舍,他们留恋与机器朝夕相处的时光,为自己的手艺再不能实现价值而怅惘不已。

科研人员的态度都很明确,已经运行了四年的“麓山一号”研发绝不能停,因为这将是解决重工领域核心技术的关键一招。但对于研发成功之后的路该怎样走,“麓山一号”的负责人卫丞和他的伙伴张彬,尚有些犹疑需要廓清。

决策者的层面,方锐舟与明德江选择了改革的不同选项;而在省委、省政府,一次次深刻的调研、论证,也在持续推进。剧中有场重头戏让观众看到了改革中一次重大决策的诞生。省里的常务会议,面对省委已经批复过的麓山重工重组计划,被再次上会讨论。副省长邱沐阳不仅把卫丞和他研发成功的“麓山一号”请到会议现场,还道出了一本关乎民生、经济、产业布局、国际竞争等等大账”“小账的考量。邱沐阳说,对于麓山重工的重组计划,他考虑最多的就是三件事,“我省还要不要坚持以装备制造业作为产业的支撑?要不要扭转实体产业脱实向虚的倾向?麓山重组后,6000名职工和由此波及其产业链中上万名职工的下岗之痛,我们能承受吗?”该省重工业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是什么——在振聋发聩的提问间,在严谨的科学论证、反复调研中,在高质量发展远重于“班子面子”的账本里,“重工换金融”计划被紧急叫停。


事实上,改革从来不是一马平川。重组计划被踩急刹车,企业股价大受震动,上万职工的的饭碗里有没有“肉”是眼前的难题。就连“麓山一号”的专利收购费用,麓山重工都显得捉襟见肘。而在省里的协调下,环保机械销售似乎冲出了一条新路,能解企业燃眉之急,但于主业重工的发展依然无法“长筋骨”。随着《麓山之歌》展开社会横截面的群像,观众能透过不同层面人的命运,读懂“三工”的演进,读懂改革路上关关难过关关过的迂回曲折。

 

观照现实生活,用人的情感为奋斗史心灵史导航

《麓山之歌》专注“搞事业”,但也忠实于现实逻辑,把镜头拉远到了生活。通过对工人、科研人员、企业家等人的生活观照,以人的情感为他们的奋斗史心灵史导航。

以男主角卫丞的形象塑造为例。他身上闪耀着科学家精神:醉心科研、实事求是,情愿抵押房产也要拒绝试图高价买断专利的外企,经受高原极寒、狼口逃生的冒险,只为了在极端环境中获取“麓山一号”的试验数据。这些都是事实的萃取,也是同类型题材的常见叙事。


《麓山之歌》进一步丰富了科研人的内心层次。性格上,卫丞有着“科学怪咖”的一面,早把圆周率小数点后的几百位都刻在骨子里,却会在授课时走错教室;是个磨咖啡必先数好咖啡豆的偏执狂,也是会和自制AI机器狗“斗嘴”的幼稚鬼。情感上,他执拗于多年前“断臂事件”的真相,那是他靠近父亲内心的途径,也是他想要找到治疗失智父亲的药方。由此,一记灵魂拷问浮现出来:卫丞埋头科研,究竟为了什么?仅仅是把专利技术转让给麓山重工,知识变现为父亲治病吗?

剧中有两场戏触动了卫丞的内心,为一位科研工作者的精神跃升廓清迷雾。一场戏是邱沐阳与卫丞的对话,“高精尖不是只有高高在上,它是能弯下腰,融入到生活里,进而改变世界的”。一番话疏通了科学家心里“我只管闷头搞科研”的一时别扭,也让观众看到我们国家这些年来每一个领域的高质量发展,都和每个人的生活休戚相关,而无数个体的美好生活实现是能最终改变世界的。另一场属于回忆,方锐舟、卫冲之、盛传学,如今的他们命运迥异甚至断了联系,但曾经,三人是攻关路上并肩作战的亲密战友。那条“争峰”的字幅,便是三人共同写就的。他们的燃情岁月里,卫冲之亦即卫丞的父亲曾说,做科研的,骨子里都要有英雄情结。科研人的英雄情结,就是要争口气,凭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登上行业顶峰,要争中国机械工程在世界的话语权。这样的事,是值得奋不顾身去做的。父亲的往事正渐渐点燃卫丞心里属于科研人的英雄情结,促使他去做那个危机出现时挺身而出的人。

金牌焊工金燕子的爱与痛,也与麓山重工的二次创业紧紧牵系。她和青梅竹马董孟实分道扬镳,不单单是和见异思迁者的果断告别,还是一次职业理想上的志不同不相为谋。出于同样动因,能吃苦受累又技术过硬的姑娘和曾经针锋相对互呛互怼的科学家,在上高原做极端环境试验后,一步步靠近了彼此。


随着剧情推进,麓山重工还要接连解决“卡脖子”的难题,携手科学家一同冲破海外技术垄断,直到在世界上由我们制定行业标准。同时,为了解决自身生产力不足的问题,麓山的智能制造也要迅速提上日程,宋春霞、马大庆、金燕子、胡七对等两代工匠,将迎接全新挑战,去证明“咱们工人有力量,更有知识”。

一幅写照中国重工行业从业者自强不息的画卷,因为这些人的生动而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