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调整/阿里云上市,云计算江湖要大“变天”?
2021-04-18 20:29 文章来自:物联网智库 收藏(0) 阅读(70467) 评论(0)

导  读

国内两大巨头似乎不约而同的有了将云业务独立运营的念头,这背后究竟释放出了怎样的信号?

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云计算的“江湖”暗潮涌动。

先是4月初,华为内部发文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撤销了四大事业部之一的云与计算BG(Cloud & AI BG)。调整后,原属于云与计算BG的服务器、存储等业务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曾担任华为消费者云业务负责人的张平安,被任命为华为云(Cloud BU)总裁。随后的4月9日,华为又在内部宣布了华为云的最新人事调整:任命徐直军为华为云董事长,余承东为华为云CEO,同时Cloud BU新增两个副主任,彭中阳和陶景文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

无独有偶,昨日,据云头条报道,阿里云正在考虑独立运营并上市的计划。知情人士称月底之前阿里云内部还会进行一轮架构调整。其报道还显示,阿里系创业者称蚂蚁上市遇挫之后,听到过阿里云会并入蚂蚁的消息,类似京东云并入京东科技(原京东数科)的方式。

国内两大巨头似乎不约而同的有了将云业务独立运营的念头,这背后究竟释放出了怎样的信号?

华为云:力争上游

对于云计算业务的定位,华为一直没有变过。此前,华为对云与计算BG的定位是:承担云与计算产业的研发、Marketing、生态发展、技术销售、咨询与集成使能服务的责任,并围绕鲲鹏、昇腾及华为云构建生态,打造黑土地,成为数字世界的底座。

然而,在组织架构上,华为云却在短短数年间就已历经四度变阵:

2018年年底,华为对“ICT基础设施业务”进行了组织架构的重组和优化,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存储、IoT 等与IT强相关的产业重组为“计算与云”产业群,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Cloud & AI产品与服务”。

2019年一季度,华为将IoT、私有云团队合入Cloud BU。

2020年1月14日,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BG,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并行。

如今,云与计算BG被一分为二。

尽管组织架构的变化一直都在,但华为云的向上生长从未停止。

3月31日,华为发布2020年财报。虽然华为在财报中并未单独披露华为云的财务数据(华为仍然按照原来的模式,以运营商、消费者和企业三大业务的相关财务数据进行披露,华为云包含在企业业务中),但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年报发布会上亲口透露了华为云业务的最新情况,他表示,2020年华为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68%。他还表示专门强调,“华为云在生态上下了大功夫。”

另外,根据Canalys最新2020年Q4公有云报告显示,华为云以17.4%市场份额,连续四个季度位居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第二,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

而此次华为云的组织架构调整,事实上是华为内部再次拔高了华为云的优先级。

本次新的人事调整中,徐直军是华为三位轮值董事长之一,在一个一级部门中,由轮值董事长以及把华为终端业务带上新高度的余承东联合组队,规格极高,可见华为对云业务的重视程度。

不仅如此,除余承东外,本次Cloud BU还新增彭中阳和陶景文两个副主任,皆为华为内部大佬级人物。资料显示,彭中阳于1997年加入华为,历任华南片区用服工程师、俄罗斯代表处传输项目经理及拓展工程师、北非地区部总裁、中国地区部总裁、公司总干部部部长,企业BG总裁等职务。陶景文于1996年加入华为,历任产品开发工程师,市场技术处副总经理,国际行销部常务副部长,南部非洲地区部常务副总裁/总裁,全球行销/营销总裁,终端公司总裁,西欧地区部总裁,质量流程IT总裁等职务。

此次华为云的架构调整,汇集多位重量级大佬坐镇,表明华为誓要在云领域再创新高。

4月12日,华为在深圳总部召开了18届全球分析师大会。徐直军在会上表示:“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近期对云BU的连续调整,我们认为云的核心是软件,未来要强化软件组织,与硬件不要有太大牵连,实现软件产业的增长。”

而2021年初,华为CEO任正非也曾在“GTS云与终端云合作与融合进展”汇报会上讲话提到,“端管云要协同,力出一孔,再通过2-3年实践,将来在GTS服务上,打造全球体验最佳、最安全可靠的端管云生态。”

阿里云:自我进化

据云头条介绍,一位曾任阿里云的高管称,一直有听到阿里云独立的传闻,但未得到确切信息,但他认为一定会拆分,对于阿里云并入蚂蚁的传闻表示未有耳闻。第四信源还表示:不久便会对外宣布动态。

阿里巴巴集团2021财年第三季度(对应自然年10月~12月)显示:阿里云营收达161亿元,调整后EBITA盈利2400万元。这是2009年成立以来,阿里云首次实现盈亏平衡。

与华为云相比,阿里云的发展历史更加久远。尽管2009年就已成立,但到2012年,阿里云才终于独立成立事业群;2018年,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发力ToB市场;2019年,阿里云终于开始为整个集团业务提供底层支撑。

如今,阿里云已经成为了阿里集团的核心业务,为230万+用户提供云服务器、云数据库、云存储、CDN、大数据等服务。

在此期间,阿里云也经历了三代“掌门”:

王坚。阿里云创始人,一手打造阿里城市大脑和阿里OS,现在担任的是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201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胡晓明。2014年11月受任阿里云总裁,被认为是阿里云商业化成功的推动者,他带领之下的阿里云,也被认为是AWS的真正竞争对手。现任蚂蚁金服总裁。

张建锋。2004年加入淘宝,担任首席架构师,此后一直在淘宝工作,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之一。2018年,张建锋开始兼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现任阿里云智能总裁、达摩院院长。

作为国内实力最强云业务的厂商,阿里云的表现一直不俗。据了解,2020年,阿里云实现年收入556亿元,2019年和2018年的这一数字分别是355亿元和213.6亿元。

而据IDC咨询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年Q3跟踪报告》显示:阿里云2020年市场份额比2018年增加0.5%至42.1%;收入增长154.8%至103.3亿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阿里云(公有云IaaS+PaaS)共收入276.3亿元,腾讯云+华为云+天翼云+AWS+百度云+金山云=100.4亿元,接近于阿里云。

不仅如此,阿里云在国际市场上也表现亮眼。2019年阿里云占全球公有云(IaaS+PaaS)市场份额 4.6%,收入 39.05 亿美元(269.7亿人民币),居全球第四位。

云计算: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

过去十年是云计算突飞猛进的十年,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我国云计算市场从最初的十几亿猛增至现在的千亿级规模,全球各国政府纷纷制推出“云优先”策略。

同时,我国云计算政策环境也日趋完善,云计算技术不断发展成熟,云计算应用从互联网行业向政务、金融、工业、医疗等传统行业加速渗透。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云计算发展调查报告显示,95%的企业认为使用云计算可以降低企业的IT成本,其中,超过10%的用户成本节省在一半以上。另外,超四成的企业表示使用云计算提升了IT运行效率,IT运维工作量减少和安全性提升的占比分别为25.8%和24.2%。可见,云计算将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要素。

而在后疫情阶段,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企业共识,这也意味着云计算的未来前景更趋广阔。

此次,无论是华为云,亦或者阿里云,其组织架构的调整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未来十年,云计算将进入全新发展阶段,这也对云厂商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

未来,随着云原生技术进一步成熟和落地,用户可将应用快速构建和部署到与硬件解耦的平台上,使资源可调度粒度越来越细、管理越来越方便、效能越来越高。

同时,企业用户将不再满足于仅仅使用基础设施层服务(IaaS)完成资源云化,而是期望通过应用软件层服务(SaaS)实现企业管理和业务系统的全面云化。

毫无疑问,云计算将在未来十年继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并真正改变千行百业。面对这一变化,阿里及华为这两大云计算头部厂商无疑也感受最深。站在当下,两大厂商不约而同开启进化之路,预示着行业的深度变革即将到来。

参考资料:

1.《华为云高层调整:徐直军任董事长,余承东任CEO》,OFweek晓磊

2.《阿里云或独立、并上市:2020 年收入 556 亿元》,云头条

3.《重磅!华为业务组织架构发生变动,华为云被"干掉"!》,CSDN

4.《回顾阿里云发展历程》,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