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货币政策对银行净息差的影响?
2020-05-21 11:47 文章来自:明晰笔谈 收藏(0) 阅读(341) 评论(0)

文丨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核心观点

2020年5月14日,银保监会公布一季度商业银行主要经营指标。从商业银行净息差数据来看,一季度大型商业银行净息差同比下降了8Bp,中小型商业银行则同比下降了10BP,不同规模银行间的相对息差仍然处于相对高位。由于货币政策致力于降低广谱利率的行动对商业银行存贷款总额与价格的影响往往是复杂的,因此了解广谱利率降低时期银行净息差的变化机制对厘清货币政策传导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利用上市银行数据对目前各规模银行净息差的变化进行了仔细分析。

从不同规模银行存贷款利率变化来看,中小银行存贷款利率变动相对更大。我们收集了全部上市银行的计息资产负债总额以及其收益率数据:①中小型银行存贷款利率调整幅度更大,贷款单季度的调整幅度甚至可以达到50Bp以上;②目前居民活期存款利率较存款利率基准都有较大程度上行,目前居民存款付息成本集中于0.5-0.6%左右;③企业活期存款成本相对稳定,企业定期存款利率呈现上升的态势;④中小银行贷款利率上升相较大银行明显更快。

分项拆解商业银行净息差的波动。我们计算了2015-2019年利息收入与利息费用的分项目(生息资产与负债分为存贷款与其他)贡献:①2018年至今的银行间融资成本下行更多的利好中小银行,同期大银行融资成本并未对净息差做出正向贡献;②广谱利率的调降对大银行贷款利息收益的影响大于中小行,而中小行则相对不明显;③大银行非贷款利息收入配置性更强,利率下行期配置资产利率的下降拉低了其净息差的增长;而中小银行则相反,利率下行期债券交易价值的上行为中小行提供了更多的非贷款利息收入。

在资产负债收益之外,资产负债表结构变动同样对净息差变动有影响。从上市银行数据看,规模对大型银行息差影响更大,收益率对中小银行息差影响更大。我们加总了2014年年末至今各类型上市银行资产负债收益率以及份额变动对净息差的贡献。从资产角度说,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的整体下行并未令上市银行贷款收益率的贡献减少,而资产份额的变动以及非贷款生息资产收益率变动则贡献了相对更多的净息差。从负债角度说,对大银行而言其融资成本产生了正贡献,但并没有付息负债总量增加带来的负向影响更大;对于中小银行来说,由于其融资地位较大银行更低,故而其融资成本有更多的净息差负贡献,但其负债多元化则有正向贡献。

维持货币政策宽松状态的三个理由。①货币政策宽松有利于维护中小银行负债端成本:由于存款越来越向大型银行集中,中小银行非存款形式的融资成本高低显得更为重要;②大型银行预计将是低成本信贷的主要供给来源,中小行很难做到“收益率-份额”两全,因此大行“宽信用”任务重需要央行的定向支持;③仅从存款成本来看,目前中小行主动调降存款利率的能力较差,不具备收紧货币的条件。

后市展望:我们推测未来的信贷投放以及信贷降成本任务可能更多的由大型银行承担,而中小行则会更多的向信贷“深耕细作”以及非存贷款收益率索要息差。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维持宽松是银行“宽信用”的大前提,同时大银行维持净息差的冲动也会在中期内支持社融的增长。综上所述,我们维持前期判断:货币政策仍将宽松,中长期宽信用步伐仍未结束。

正文

2020年5月14日,银保监会公布一季度商业银行主要经营指标。从商业银行净息差数据来看,一季度大型商业银行净息差同比下降了8Bp,中小型商业银行则同比下降了10BP,不同规模银行间的相对息差仍然处于相对高位。由于货币政策致力于降低广谱利率的行动对商业银行存贷款总额与价格的影响往往是复杂的,因此了解广谱利率降低时期银行净息差的变化机制对厘清货币政策传导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利用上市银行数据作为一个代表对目前各规模银行净息差的变化进行了仔细分析。

不同类型银行资产负债收益率如何变化?

从不同规模银行存贷款利率变化来看,中小银行存贷款利率变动相对更大。由于银行业整体的存贷款收益率数据并不公布,我们收集了全部上市银行的计息资产负债总额以及其收益率数据。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我国36家上市银行总资产占全国全部银行总资产的65%左右,余下的中小型银行存贷款利率大概率较下表有所上浮。从上市银行数据来看:①中小型银行存贷款利率调整幅度更大,贷款单季度的调整幅度甚至可以达到50Bp以上,存款利率波动也较大银行更大;②目前居民活期存款利率较存款利率基准都有较大程度上浮,自2018年年末起居民活期存款利率就相较0.35%有了明显上浮,目前居民存款付息成本集中于0.5-0.6%左右;③公司存款占比高且成本相对稳定,由于企业活期存款更多以经营用途目的存在银行,因此这部分存款对利率并不敏感;中小银行企业定期存款利率呈现上升的态势,说明中小银行企业定期存款揽存是有压力的;④中小银行贷款利率上升相较大银行明显更快。从表中数据来看,中小型银行贷款利率的上浮是其净息差相较大银行抬升的主要原因。

分项拆解商业银行净息差的波动。由于商业银行净息差的变动不仅仅由存贷款利率变化引起,还要考虑非存贷款形式的计息资产负债收入,因此广谱利率变化对银行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存贷款上。利率持续下行期可能会同步降低银行资产配置的收益以及主动负债的融资成本,使得净息差变动的方向不定。从2019年开始,大型与中小型银行净息差的相对息差就开始扩大并至今处于高位(差值从2018年年末的126Bp快速上升至151Bp)。为了更好的理解不同规模银行净息差的变化,我们分别计算了2015-2019年利息收入与利息费用的分项目(生息资产与负债分别分为存贷款与其他)贡献。公式如下,对时刻t而言各个资产负债分项的净息差同比贡献为:

广谱利率的调降更多利好中小型上市银行,但推测银行体系内部分化较大。通过拆解我们发现:①2018年至今的银行间融资成本下行更多的利好中小银行,从DR007的变动以及各负债项对银行净息差的贡献来看,利率下行期中小银行非存款形式的负债利息支出显著减少,为净息差做了很大的正向贡献;由于大型银行并非货币市场的主要资金融入方,同期大银行融资成本并未对净息差做出正向贡献;②广谱利率的调降对大银行贷款利息收益的影响大于中小行,自2018年起大银行贷款利息收入对净息差的贡献就持续为负,而中小行则相对不明显(这主要是因为大型银行贷款体量过大,从新增存贷款占比看,近半数的新增贷款是由大银行投放的;因此其贷款利率受政策影响调降后影响较大,而中小型银行贷款利率相对自由,体量也更小);③大银行非贷款利息收入配置性更强,利率下行期配置资产利率的下降拉低了其净息差的增长;而中小银行则相反,利率下行期债券交易价值的上行为中小行提供了更多的非贷款利息收入。

但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由于上市银行仅有36家只占商业银行的很小一部分,同时考虑到2020年一季度农商行整体净息差环比下行了37Bp,上市中小银行净息差平均也仅在2.5%左右(全体中小行净息差水平在3.5%左右),因此我们推测大部分小银行受到的广谱利率下行利好相对也有限。从这个层面来看,目前的低利率环境将支持中小型银行的净息差(中小银行贷款利息收入相对下降有限,但融资成本的下降利好更多)。

资产负债结构变动影响几何?

在资产负债收益之外,资产负债表结构变动同样对净息差变动有影响。由于每种生息资产(负债)类型对银行净息差的贡献同时来自于其收益率的变化与其总额占比的变化。利用信贷收支表数据可以看到,目前商业银行贷款在总量资金运用中的占比在不断上升,而存款在资金来源端中的占比在不断下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配置整体呈现负债趋于多元化、资产趋于集中化的大趋势。从这个视角粗略来看,银行资产端贷款收益率与结构变化对净息差的影响较大;银行负债利率变动影响较大。我们使用如下公式对时期t银行净息差变化中的资产负债收益率变化与份额变化的贡献进行分解:

从上市银行数据看,规模对大型银行息差影响更大,收益率对中小银行息差影响更大。经过上述公式的拆解,我们加总了2014年年末至今(这一广谱利率下行周期内)各类型上市银行资产负债收益率以及份额变动对净息差的贡献。从资产角度说,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的整体下行并未令上市银行贷款收益率的贡献减少,而资产份额的变动(大银行贷款份额上升的贡献)以及非贷款生息资产收益率变动则贡献了相对更多的净息差。2014年后,大型商业银行承担起了更多的信贷投放任务,同时其贷款利率也降低的更多(这可能源于大银行客户更优质、投研能力更强以及政策要求);而中小银行净息差变动则更多的由生息资产收益率引起,单位份额的生息资产支撑起了更多的利息收入,而生息资产份额的变动则相对影响不大。从负债角度说,对大银行而言其融资成本(包括存款与其他形式的融资)产生了正贡献,但并没有付息负债总量增加(过于集中的存款需要更多的付息)带来的负向影响更大;对于中小银行来说,由于其融资地位较大银行更低,故而其融资成本有更多的净息差负贡献,但其负债多元化则有正向贡献。从上所述,大银行更多的借由规模效应影响净息差,而中小银行则更多的依靠调整资产负债收益影响净息差。

维持货币政策宽松状态的三个理由。首先,货币政策宽松有利于维护中小银行负债端成本:由于存款越来越向大型银行集中,中小银行非存款形式的融资成本高低显得更为重要;同时各类型银行由于缺乏存款主动调降存款利率难度也较大,这更需要央行维持相对宽松的银行间融资环境。其次,大型银行预计将是低成本信贷的主要供给来源:大行可以依靠做大贷款规模来覆盖贷款利率的降低,但中小行由于覆盖的客户信用资质相对低一些,很难做到“收益率-份额”两全;大行“宽信用”任务重需要央行的定向支持。最后,仅从存款成本来看,目前中小行主动调降存款利率的能力较差,不具备收紧货币的条件。

后市展望:本文利用上市银行数据作为代表分析了广谱利率下行期商业银行资产负债收益与结构的变动,我们推测未来的信贷投放以及信贷降成本任务可能更多的由大型银行承担,而中小行则会更多的向信贷“深耕细作”以及非存贷款收益率索要收益。在此背景下,货币政策维持宽松是银行“宽信用”的大前提,同时大银行维持净息差的冲动也会在中期内支持社融的增长。综上所述,我们维持前期判断:货币政策仍将宽松,中长期宽信用步伐仍未结束。

市场回顾

利率债

资金面市场回顾

2020年5月20日,银存间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大体上行,隔夜、7天、14天、21天和1个月分别变动了-17.09bps、2.76bps、5.27bps、21.35bps和23.99bps至1.27%、1.56%、1.68%、2.16%和1.90%。国债到期收益率涨跌互现,1年、3年、5年、10年分别变动3.41bps、-0.06bps、1.15bps、-3.72bps至1.31%、1.63%、2.13%、2.69%。上证综指下跌0.51%至2883.74,深证成指下跌0.94%至10948.48,创业板指下跌1.21%至2118.12。

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2020年5月20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流动性动态监测

我们对市场流动性情况进行跟踪,观测2017年开年来至今流动性的“投与收”。增量方面,我们根据逆回购、SLF、MLF等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国库现金定存等规模计算总投放量;减量方面,我们根据2020年5月对比2016年12月M0累计增加14,718.3亿元,外汇占款累计下降7,346.2亿元、财政存款累计增加2,404.3亿元,粗略估计通过居民取现、外占下降和税收流失的流动性,并考虑公开市场操作到期情况,计算每日流动性减少总量。同时,我们对公开市场操作到期情况进行监控。

可转债

可转债市场回顾

5月20日转债市场,平价指数收于87.47点,上涨0.77%,转债指数收于113.59点,下跌0.12%。254支上市可交易转债(辉丰转债(99.999, 0.00, 0.00%)除外),除国轩转债(200.200, 0.00, 0.00%)停盘,麦米转债(131.750, 0.85, 0.65%)、长集转债(119.412, -0.59, -0.49%)和无锡转债(106.410, -0.09, -0.08%)横盘外,36支上涨,214支下跌。其中,新天转债(196.441, 1.44, 0.74%)(21.51%)、横河转债(338.902, 13.90, 4.28%)(20.42%)和通光转债(177.490, 4.49, 2.60%)(10.13%)领涨,新莱转债(162.705, -2.29, -1.39%)(-11.30%)、晶瑞转债(290.151, -10.85, -3.60%)(-6.78%)和高能转债(123.640, -2.36, -1.87%)(-6.66%)领跌。252支可转债正股(ST辉丰(1.920, -0.08, -4.00%)(维权)除外),除国轩高科(27.180, 0.00, 0.00%)停盘,同德化工(4.980, 0.03, 0.61%)、五洲新春(7.770, 0.03, 0.39%)、百川股份(4.890, -0.03, -0.61%)、东风股份(5.910, -0.09, -1.50%)、苏农银行(4.380, -0.01, -0.23%)和千禾味业(37.090, -0.41, -1.09%)横盘外,66支上涨,179支下跌。其中通光线缆(14.520, 0.66, 4.76%)(10.00%)、新天药业(18.730, 0.57, 3.14%)(9.99%)和春秋电子(18.100, 0.18, 1.00%)(8.74%)领涨,精测电子(66.680, -2.11, -3.07%)(-7.97%)、高能环境(11.690, -0.15, -1.27%)(-6.33%)和新泉股份(17.650, -0.85, -4.59%)(-5.52%)领跌。

可转债市场周观点

近一周以来转债市场遭遇了较大的挑战,总体表现较差。一方面正股市场表现疲软,转债相关行业并不属于近期市场表现较好的板块,另一方面,转债溢价率也经历了较为明显的压缩,股性估值再次回归到20%阈值以内。

更值得一提的是,上周绝对价格较低的标的变现明显弱于高价标的,我们用绝对价格105/110/115元三档阈值来区分高价与低价个券(同时控制规模),均发现低价标的的表现更差。低价标的作为债性个券的代表,其短期承压可能与近期的无风险利率回升有关。但从本源来讲,如此明显的回撤与投资者情绪关联可能更大。除去市场利率,低价标的估值的支撑主要来自波动率的预期以及条款博弈,其中波动率占据主要位置。而近期转债市场炒作已经明显降温,同时风险资产上行压力明显,投资者情绪开始退坡,成为此次低价券调整的导火索。资金流出可能并非低价标的回撤的主因,转债市场4月惊喜过后获利了结应该主要存在于高价标的之中而非低价标的。

从策略上,我们一直以来并不推崇低价策略,单纯的博弈波动难以把握,也不是转债市场超额收益的主要来源。长远看正股表现才是转债盈利的核心源头,把握好正股与转债的效率区别是转债市场超额收益的重点。特别的是多数低价标的溢价率水平同样高企,我们一直强调转债策略要看重效率,估值太高是效率不足的典型。总而言之低价券策略更适合短期博弈,而非长期价值。

从低价券的调整衍生到近期转债市场的策略,在惊喜与效率两大关键词的框架下,总体思路上我们建议投资者更关注市场的价值因子而非博弈策略。短期市场情绪偏弱,但是随着市场的回落,也拉开了诸多标的未来获利的空间,策略层面可以随着价格回落在价值标的中间更有可为。

总体结构上依旧从顺周期与逆周期的两大视角着手。顺周期板块正处于收获的时间段,逆周期板块则正是参与的机会窗口。顺周期中建议以优质消费白马为底仓,更关注硬科技相关的方向,逆周期思路下我们仍旧关注需求侧中估值较低的基建方向,潜在供给扰动的上游周期方向,以及疫情冲击较重的服务领域。

高弹性组合建议重点关注东财转2(131.600, 0.10, 0.08%)、裕同转债(119.352, 0.34, 0.29%)、聚飞转债(119.558, -0.74, -0.62%)、福特转债(131.010, 2.53, 1.97%)、乐普转债(136.980, 1.86, 1.38%)、博特转债(133.000, -1.03, -0.77%)、希望转债(140.900, -3.80, -2.63%)、顾家转债(125.820, -0.84, -0.66%)、中天转债(125.200, -1.62, -1.28%)、至纯转债(132.620, -3.32, -2.44%)。

稳健弹性组合建议关注顺丰转债(126.880, -0.87, -0.68%)、海大转债(139.603, -0.90, -0.64%)、天铁转债(116.001, -0.75, -0.65%)、新泉转债(127.020, -3.10, -2.38%)、博威转债(126.270, -2.19, -1.70%)、深南转债(155.268, -0.23, -0.15%)、高能转债、利德转债(115.401, -0.16, -0.14%)、仙鹤转债(118.380, 0.28, 0.24%)、索发转债(118.510, 0.81, 0.69%)。

股票市场

转债市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