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鸣纸业“为银行打工”?资产负债率逾75% 短期借款444亿承压
2019-11-29 13:24 文章来自:华夏时报 收藏(0) 阅读(75) 评论(0)

“这家公司就是在给银行打工。”上海某资深CFA讲师近日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

晨鸣纸业(000488.SZ)就是这样一家上市公司。记者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晨鸣纸业实现营业收入133.49亿元;财务费用为15.17亿元,其中利息费用达16.5亿元,占营收比重超10%。

晨鸣纸业高企的货币资金也备受关注。事实上,接近晨鸣纸业的一位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货币资金之所以那么多,是因为和很多子公司的关联担保频繁,要向银行缴纳大量的保证金。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19年上半年,晨鸣纸业频繁为子公司关联担保约130笔,担保金额达142.66亿元,当期净资产为244.69亿元,担保金额占当期净资产比重为58.3%。而这一数值在2018年末高达64.48%。

某银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放在银行的保证金是受限的,不能用作经营。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晨鸣纸业货币资金为207.28亿元,其中187.19亿元作为银行承兑票据、信用证、银行借款的保证金以及存款准备金,即约9成是受限资产,这意味着灵活的账上资金仅20.09亿元。

资产负债率超70% 约9成货币资金受限

公开资料显示,晨鸣纸业是全国唯一一家拥有A、B、H三种股票的上市公司,是中国上市公司百强企业、中国十佳明星企业,被评为中国最具竞争力的50家蓝筹公司之一,公司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轻工业全国十佳企业等省级以上荣誉称号200余项,企业经济效益主要指标连续20多年在全国同行业保持领先地位。

晨鸣纸业主要从事机制纸业务,该业务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晨鸣纸业实现营业收入220.14亿元,同比下降6.29%;实现归母净利润10.68亿元,同比下降56.9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7.51亿元,同比下滑65.62%。值得一提的是,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2.28亿元。

对此,晨鸣纸业表示,2019年一季度,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造纸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纸张价格较去年同期大幅降低,导致经营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进入二季度以来,市场明显好转,主要纸种均落实提价,纸张提价产生效益明显;三季度以来,行业景气度持续提升,公司新投产的两大纸项目全部发挥效益,机制纸销量同比大幅增加,公司盈利情况明显好转。

资产负债表方面,《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9月底,晨鸣纸业货币资金为219.02亿元,较2018年底增长13.53%,短期借款为444.12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5.81%。

某资深机制纸行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这个行业周期性较强,对资本的依赖度较高,属于重资本行业,现在开一条生产线至少要10个亿。

不过,截至2019年9月底,以申万行业二级分类来看,造纸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41.64%,太阳纸业资产负债率为54.74%,优于晨鸣纸业。

上述接近晨鸣纸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货币资金之所以那么多,是因为和很多子公司的关联担保频繁,要向银行缴纳大量的保证金。

不难发现,晨鸣纸业在2019年半年报写道,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货币资金为207.28亿元,其中187.19亿元作为银行承兑票据、信用证、银行借款的保证金以及存款准备金,即约9成是受限资产,这意味着灵活的账上资金仅20.09亿元。

同时,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6.25%,银行借款总额为555.14亿元,公司债为20.98亿元,短融18.54亿元,中期票据及理财直融23.01亿元。

巨额利息费用成“为银行打工”

晨鸣纸业虽然主营业务为机制纸,但也不妨碍其玩跨界,从矿产业到房地产再到融资租赁业务,无一不是相当赚钱的领域。

然而,2019年1月17日,晨鸣纸业发布公告开始“瘦身”,当日,公司公告称,为聚焦造纸主业,逐步剥离非核心业务,公司拟引入长城国瑞证券为战略合作方,深度开展与其在剥离融资租赁业务、资产证券化、综合投融资等业务方面合作。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融资租赁业务规模为9.47亿元,占总营收的7.57%,较2018年均有所减少。

多种跨界尝鲜,也导致晨鸣纸业有诸多子公司与关联企业。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19年半年报中,晨鸣纸业共有67家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9家合营或联营企业,24家其他关联方。

从关联交易情况来看,晨鸣纸业向江西晨鸣天然气有限公司、潍坊星兴联合化工有限公司采购商品,向寿光晨鸣汇森新型建材有限公司、寿光汇鑫建材有限公司出售商品,上述合计发生1.62亿元。此外,晨鸣纸业的关联方应收项目金额共1.42亿元,应付项目金额合计1.2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正如上述接近晨鸣纸业人士所述的为子公司提供大量担保,2019年上半年,公司为潍坊森达美西港有限公司、山东晨鸣纸业销售有限公司、晨鸣(香港)有限公司、湛江晨鸣浆纸有限公司、江西晨鸣纸业有限责任公司、黄冈晨鸣浆纸有限公司等频繁提供关联担保约130笔,合计金额达142.66亿元,净资产为244.69亿元,担保金额占当期净资产比重为58.3%。而这一数值在2018年末高达64.48%。

“母公司给子公司提供担保,银行给母公司开存单,同时给子公司开银行承兑汇票,子公司拿着汇票进行生意往来,需到期将钱归还给银行,届时,银行将母公司存单解除。期间,公司放在银行的存款(即保证金)可以得利息,而子公司找银行开银行承兑汇票要交一定的费用,这也会给公司带来一定的财务费用,但前者通常高于后者。”上述银行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

2019年半年报显示,晨鸣纸业实现营业收入133.49亿元;财务费用为15.17亿元,其中利息费用达16.5亿元;短期借款为446.65亿元,其中,保证借款94.45亿元,信用借款107.2亿元,贴现借款235.2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5.1亿元。

“银行承兑汇票往往和贷款配套使用。母公司和子公司和银行资金来往多,会容易从该银行获取更多的贷款额度,而子公司取得汇票后的生产经营使其需要和银行频繁走流水。”上述银行人士进一步称。

这也间接说明了晨鸣纸业为何会有如此巨额的利息费用。

对此,上述上海资深CFA讲师也向《华夏时报》记者坦言,这家公司就是在给银行打工。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