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艺术家用人工智能塑造未来
2019-01-31 11:53 文章来自:环球网 收藏(0) 阅读(125) 评论(0)

科技发展迅速,这让我们感觉我们正走向一个电影《机器人启示录》所描绘的世界。但是,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艺术家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来推动人类前进,就会发现,我们对技术反乌托邦的恐惧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从使用人工智能创造出新的音乐类型到新的古典裸体艺术作品,以及追踪匿名战争的创新方式,艺术与人工智能的关系正在成为照亮人类前行的力量。

在我们进入一个人工智能赋能艺术的新时代之时,以下有六位艺术家正在用人工智能塑造未来。

Robbie Barrat

“人工智能将成为本世纪最大规模的艺术运动之一。”艺术家Robbie Barrat表示。这位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和高中毕业生共同负责一整套人工智能艺术创新项目,其所言正是“艺术家将人工智能融入作品”趋势的标志。Robbie Barrat利用他丰富的计算知识来创作基于AI生成的裸体艺术作品以及巴黎世家机器人(Balenciaga bot)。

Barrat也被称为“Dr Beef”,他通过创建和训练自己的神经网络来开启他的艺术之旅,之后又转到新的项目“训练AI成为像Kanye West这样的说唱歌手”。为了创作出AI裸体艺术作品,Barrat为一个生成的敌对网络(GAN)提供了成千上万个不同时代的裸体肖像和艺术作品,创作出像经典的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那样奇异美丽的作品。

在2018年9月纽约时装周之前,Barrat创造了一套全新的基于AI的巴黎世家系列。Barrat的作品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即科技将如何定义未来的时尚和艺术?他说:“我想用人工智能制作自己的新作品和原创作品,而不只是让人工智能模仿人们在十七世纪所制造的东西。”

James Bridle

我们当前的政治是如此动荡,以至于艺术家们现在转向人工智能来对抗它。James Bridle是其中之一,他将艺术、技术和科学融合,从而揭露和分析我们当前的政治环境。

以Bridle的“云指数(The Cloud Index)”项目(2016)为例,这是一个与策展人、艺术家Ben Vickers合作的项目,“The Cloud Index是一款软件,可以用来根据不同的政治结果创建不同的天气形态。“为了开发此项目,我们用展示英国天气状况的卫星图像和显示英国与欧洲关系的英国脱欧投票结果来训练神经网络。” Vickers表示。

“在这里,Bridle的作品着眼于云的历史,特别是早期历史中,其与用于计算气象结果的ENIAC计算机有关。虽然在最初的提议中有点荒诞,但Bridle巧妙地将大数据和硅谷解决方案结合在一起,并为这种想法提供了合乎逻辑的终点。我们提出了这样的观念:“如果我们想要改变未来,我们必须改变天气。”

“Dronestagram”(2012)是另一个Bridle使用人工智能来揭露政治的项目。Instagram上显示了无人机空袭的大致位置,这引发了人们关于匿名战争的不人道后果的讨论。

Jenna Sutela

存在主义的芬兰艺术家Jenna Sutela的工作涉及到黏液、人造生命形式、以及与生命起源相关的理论——例如胚种论(与大爆炸理论相对),认为地球上的生命来自于已经存在于外太空的生命。Sutela利用并推进了这些理论,例如,在她的组织项目中,将黏液霉菌作为人工智能的一种形式,因为它有能力寻找食物——这一想法使她成为与非人类实体有联系的艺术家。

Sutela最近的一个项目是在伦敦萨默塞特宫进行为期4个月的实习,这是在Google Arts与Culture Lab n-Dimensions之外推出的第一个远程艺术家住宅项目。在其居住期间,Sutela和工程师一起训练机器疏导精神。“就像我最喜欢的科幻小说一样,我相信艺术有能力在其他生命记录中创造出更先进的图像或体验,并在其他生命记录中出现,我试着以一种非线性的方式与未来主义和古代材料交流,同时创造让我们走向平行世界的空间。” Sutela说。

Holly Herndon & Mat Dryhurst

人工智能音乐艺术作品“Godmother”就像Aphex Twin专辑封面一样令人不安。但这并不奇怪。这首歌来自Holly Herndon的人工智能创造及衍生,与搭档Mat Dryhurst一起创作。在过去的两年里,Herndon和Dryhurst将其作品命名为“AI baby”,他们通过训练神经网络来创作音乐,音源包括Herndon的声音、现场表演的声音等。

例如,“Godmother”是与音乐家Jlin合作制作的,这首歌是通过听Jlin的作品来创作的,并通过Herdon的声音重新编辑,最终形成一种类似于机器人的、充满张力的“声音丛林”,让人感觉像是机器人反乌托邦的背景音乐。但对Herdon来说并非如此,她写道:“在许多误导性的人工智能宣传中,这首曲子传达了一种诚实的信息,即人工智能技术仍处于一个婴儿阶段,谨慎的态度是,我们不是在养一个怪物。”

Hito Steyerl

德国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和作家Hito Steyerl关注的是科技如何影响社会。她通过艺术和哲学的交集来探索这一领域,并将事实与虚构混合在装置和电影中。

Steyerl对科技如何塑造人类的探索始于其“2014 Research Centre for Proxy Politics”项目(2014-2017年),该研究中心花了三年时间调查技术进步,比如追踪社交媒体等网络社区如何塑造我们的大脑。Steyerl致力于人工智能的理念:科技如何孕育虚假新闻,最终扭曲了我们对现实的感知。这位艺术家认为,人类的愚昧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威胁之一——这是一个比超级人工智能想要摧毁人类更危险的威胁。

Yona (&Ash Koosha )

Yona是由伊朗作曲家Ash Koosha创作的AI创作型歌手。Yona的声音,包括歌词、和弦和声音,都是用一种复杂的文本到语音软件创造出来的,这款软件让她听起来像人一样的歌唱,而Koosha则混合并制作了最后的曲目。虽然Yona巧妙地复制了人类的情感,但Koosha认为技术永远不会凌驾于人类之上。“我不认为机器会在创意领域占据人类的位置,他们将增强我们的力量,推动我们创造出机器尚未学会的新理念和想法。而这将把我们推向一个全新的文明水平。”